孙文广笑谈参选基层人大经过----太搞笑了!

 作者:纪锏     |      日期:2019-06-29 05:16:01
孙文广:山东大学退休教授 选举是从10月下旬20几号开始做一些选前事项,11月9(10)日投票日大陆和外国差别: 一 、候选人提名过程:按照选举法规定三种形式 1 10个人联名;2 党派提名;3人民团体(工会,学生会,妇联,共青团),也是共产党外围组织 但最后选票上,有两个栏一个是候选人提名渠道,空白栏(外国是没有的),空白栏叫“另选他人”我参选两个想法:一个搞民主,让大家提高民主意识,重视自家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再一个我也想看看它这个选举是什么样子,了解了解 我看到的问题是非常非常大提名过程中共就严格控制不想让谁被提名,就把人排挤在外我按照它这个途径,我联了20几个人给它,它就说这个不合格,那个不行,找了很多理由还拖时间,最后时间过了,它说你不能被提名 我走第二个途径,我是民主党派的头头我早跟他们讲我要参选,要讨论结果民主党派是共产党的统战部,其实也归共产党管他们提了,共产党不批准 三个途径就是社团我现在是山东大学老教授协会的副会长那老教授协会算是社团,社团也是共产党领导,结果三条路堵死 后来我发现,共产党它自己抛开选举法又搞了一些个法子第一个就是大学下面有学院,再分系等等学院有党支部,党支部也可以提名我是退休学院的,我们有四十个人,我就想说开会时,我说说这个事情结果它给四十个人一个一个打电话,结果也把我参选的路堵死了 我就想另一个办法,利用选票的“另选他人”让大家选我但难度很大,山东大学人数多,算上学生,有两三万人,我不认识于是,我就造舆论,贴海报等等结果,它又来了,规定海报不许看发现有谁看了,你要把那人拉回来挺可笑的我发发传单,最后一步他就告诉了,投票是不许投孙文广威胁一下:你们别以为我们不知道是谁投的,我们会查选票那学生有些真被吓住了那么到最后,今天投票,有人告诉我:他投我了那就是还有人投我那它最后一手:投票的时候,要先看一眼你投的是谁,才允许放进票箱 所谓叫:不记名投票,你看他坐那看着哪选举就是做样子有一种讲法,叫:轰轰烈烈、热热闹闹的走过场 下面一个问题就是他们为什么怕我就一个退休,73岁的老人,基层选举嘛为什么害怕政权里,现在目标就是在它的人民“代表”大会里,不能有异议声音,一点都不能有有些地方用暴力,打得头破血流我呢73岁,他不够打,万一打死了不好说所以对我,暴力是没有但公安部门出动,不让我做,不让我摆展版我估计:它那个会上,不要有一个异议人士所以,这个人民代表大会,敢讲话的不能进去,不讲话的才能进去 今天投票,你们都不知道它怎么投的这个学生,大概3千人投票,先集中起来,一个年级一个方块,然后一个方块一个方块投前后左右都得有人,发选票,站着写由书记、辅导班站在高的地方看着其实就是互相监督,领导监督,挺可笑与国外完全不同 他主要是怕我进去讲一些他们不愿听的话,打乱他们的安排 那我的竞选纲领呢,其实也很简单里面也没有说推翻共产党等等第一条是谋取选民的合法利益;维护选民的公民权利例如教工住房问题,劣势群体问题,学生负担、就业问题 第二,争取改进选举制度这个也应该说是对的吧 第三,推进政治改革,这个也是它自己提的嘛,为促进民主法制自由的和谐社会而努力也算响应“号召”啦哈哈 校委,党委书记坐在门口不允许学生投我有的院系,我中午去摆展版,跟大家讲话,那有什么学生头头就坐在宿舍闷口,学生就不敢过来找我另外,他们说孙文广搞海外势力 [采访记者:其实中央高级领导人,哪个不接受海外采访不出访啊而且,曾庆红的儿子搞投资移民澳洲,江泽民的孙子是美国护照,他们都准备好了,老百姓接受采访,就是勾结海外势力] 孙:就是啊所以,也还是有主动帮我的前一阵,我几乎每天都讲,散发传单他们听了就觉的挺好的呀,跟我想的一样啊那么有的就主动来讲;有的帮我撒传单,贴海报回去拿传单到处传跟我说:用手机打电话方便昨天晚上,一批十个学生来,帮我撒传单,一个人拿一把传单,在食堂几个口发有的说:您有什么事就讲,别客气我觉的还真可喜,因为都不认识啊我停止教学10年了,学生都不认识,还帮我 教师里也有帮我出主意因为教师一般都不愿出头,有活动都隔着老远看但是回来以后,就帮我贴传单,提出建议呀,什么地方要改进哪,给些物质东西,提供资源就是很多人心里支持,迫于当局压力吧 就是些学生义工还有一个朋友,叫陈希他是贵州的,他到北京给包遵信遗体送行,回来时他经过这里,帮我一起他帮我忙,结果昨天他们把他弄到派出所,关了7个小时听听他讲 陈希:我帮他选举,还被抓7个小时昨天中午,我们利用学生中午饭去拉选票因为那会学生很轻松我和孙老师有两个点儿,我到那一看同学都不在,心里正纳闷儿,突然就有7、8个人大喊着向我涌来,把我拉到路边早准备好的车里他们都穿着便衣原来他们早有准备 到了车里,他们才拿车警察证,说抓我他们却穿着便衣,他们心虚这些人不敢在阳光下搞,个个只能在黑暗中生活,我也见惯不惊,理解他们这些人说:我们是济南公安,你跟我们走一趟我说我没做坏事,你们怎么这样你们要我走可以,我得跟孙老师说一下,他们说不行他们就象绑架一样,几乎把我抬起来,送进警车 我拿起牌子,我不愿进去,他们就把我往车里推推搡搡,还说:你再不进去,那我们就要动粗了,伤到你,那可是你的责任就是开始威胁了从某种角度好象他们很文明,要动粗还跟我讲一声当时周围很多学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不想把事件搞大,就走了其实,他的行为就是黑帮的,但是他们想表明他们不是黑帮其实还是黑帮 他们审问我,说:据我们在山东大学群众举报,有人在散发传单我就反问:群众是谁是你们公安,还是学生,还是老师他们就说:这是机密,我们接了举报我说:我们都是在阳光下做事,散发传单都是公开的他们没辄,说不过去,就说:我就没有看到你们给我解释我说,我没有见到你们啊,见到你们就给你们解释你们怎么这么粗鲁我就叫他们说不要这么粗鲁 现在,